行动主义 – 质量与数量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写了一些关于激进主义的文章,以及现在是时候把焦点从我们内在的疗愈之旅转移到更外在地表达我们的能量。然后,我建议我们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做到这一点。第三篇文章深入探讨了我们激进主义的定性性质。

在一次客户会议之后,我被吸引来写这篇文章,在会议中,我们探讨了"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可以理解,客户多次询问这些,想知道如何最好地生活,并要求他们更高的自我的观点。我在这次特别会议上发现,现在当然应该采取行动,应该从在日常生活中和当地社区寻求完全的诚信开始。

我认为值得更广泛地分享的新信息是,与它的工作方式相比,所做工作的性质基本上不足道。我们的生活质量比我们采取的实际行动更导致全球变化。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围绕气候变化展开运动,但带着恐惧和愤怒来行动,那么我们就将这种能量混合到气候变化所代表的所有动力中。盖亚会感到我们的恐惧,而不是我们的爱。愤怒是有帮助的,这是一种积极的行动能量,但愤怒不是。

因此,我敦促我们大家做我们被两种关键能量所吸引的事情:

1。积极的愿景。看看改变的可能性和一种结果,代表这种情况的愈合状态。如果就是气候变化,我建议你抱着地球回到她治愈的状态,人类团结在这一目标周围的愿景。

2。以心为本。当你做你做的事时,要居于你的心脏中心。给况带来爱。当我对此大谈起,我得到我们所采取的行动的90%的好处是,我们给情况带来的爱,而不是行动本身的性质。在爱的地方购物比在心中愤怒地参加抗议游行要好得多。在理想的世界里,从爱的地方进行抗议游行,但是如果你找不到那个空间,回到你内心的旅程,在你尝试做更明显的事情之前,回到你内心的旅程中去感受那些限制的情绪。

如果我必须总结我过去一年所写的一切,那很简单:敞开心扉,从那个地方持续地生活,然后寻找机会,把爱带到你的当地社区之外。

充满爱

安德鲁

If you wish to be notified of any new experiences that are released or when Andrew’s latest book is published please sign up using the form below. Thank you.

By submitting your details you consent to your data being used in compliance with our Privacy Policy